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刹那间,男人的脸色阴沉得可怕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的眼泪说来就来,“皇上,霓裳还是恨我,她不想愿意为我们的大婚祝福……都说得到鲛人吟唱的大婚,会得到天神庇佑……霓裳不愿意成全我们,毕竟是我们对不起她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眼泪彻底燃烧了席炎麟的怒火,“芸儿放心,朕会让她唱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完就放开了怀里的女人,一步一步走到高台上,扼住霓裳的下巴,眼底猩红犹如风雨欲来。

    “朕再问你一遍,唱还是不唱?”

    眼泪倏地滚落,霓裳狠狠咬住唇,“不唱,我不唱!”

    男人猛地踹翻了地上的鲛人,目光放远,转向铁笼,“杀!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惨叫声彼此起伏,一滩滩鲜血顺着铁笼流出,染红了地板。

    那血就跟流进霓裳的心脏一样,染红了那里的同时,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“席炎麟,你负我!你负了我!”霓裳红了眼,全身害怕的在颤抖,鲛人们临死前的那一眼,深深扎根进她的心里,如果爱情是这么的鲜血淋漓,她宁愿不要了,什么都不要了!

    “你若不唱,朕立刻吩咐人割掉你的鱼鳃,让你再也无法言语,霓裳,这是朕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。”刺骨的话,一寸寸扎进心脏,霓裳觉得无法呼吸了。

    霓裳坚定的摇着头,“不唱!我不唱!”

    鲛人耗尽心血的喊叫,震彻了整个大殿,这句话径直传进文武百官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整个大殿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今天是皇上大喜之日,而这个鲛人却再三违背皇上的旨意。

    侍卫提刀过来。

    席炎麟眼神一狠,“动手!违逆朕者,给予重刑!”

    霓裳艰难的扯了扯嘴角,然后在他诧异的目光中,夺过侍卫的刀剑,猛地刺向高高在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席炎麟,我恨你!我恨你!你为什么不去死!”

    席炎麟始料未及,当刀剑插进他的身体时,他痛苦的发出一声闷哼。这才发现鲛人眼眸中包含的爱意彻底殆尽,换上了无穷无尽的恨意和绝望。

    “霓裳,你……”仿佛不相信鲛人会忍心刺杀自己,席炎麟满脸不可置信,下一秒,雷霆之怒爆发,猛地把刀剑推出,准备缉拿霓裳。

    而霓裳却侧身躲过,当着所有人的面,将那把刀剑推进了自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“席炎麟,你再也无法威胁我了,你想要我的血肉,还是我的鳞片,我通通给你!”鲜血从鲛人的腹部缓缓流出,霓裳慢慢滑落倒在了血泊里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的眼神变成了一片虚无,没有爱,也没有恨,徒留下满眼绝望。

    席炎麟瞳孔一震,身形不受控制的晃了晃,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霓裳惨然一笑,“这样活着,还不如死了,我恨你,我恨你……我诅咒你一辈子……”

    席炎麟的胸口堵得慌,前所未有的恐惧席卷了他,手指在颤抖,他堪堪接住倒在血泊里的鲛人,脑海里紧绷的那根弦彻底蹦断。

    “霓裳,朕不准你死!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