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皇上,不要啊,臣妾是真的爱你……臣妾知错了,求你饶过臣妾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狼狈的在水里扑腾,浑身湿透,所有曾经被她欺压过的宫女太监都露出了嘲讽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说,你这些年到底背着朕,做了些什么!你若识相,就老老实实道来,否认别怪朕对你不客气。”冰冷语气仿佛换了一个人,席炎麟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温柔对待上官芸儿的男人了,心中有一种滔天的怒气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“我说!我说!皇上,救我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侍卫们把女人打捞起来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脸色苍白,难以动弹,说话都耗尽了全身的力气,溺水的窒息感紧紧的包围着她,她浑身在发抖。

    席炎麟一脚压在上官芸儿的胸口上,“朕问你,当年救朕出海的人,是不是霓裳!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癫狂的笑出声,“是啊!是又怎么样,皇上,如今伤她最深的人是你,既然事情都败露了,我也什么都不怕了!实话告诉你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!谁叫我们快要成婚之际,她要出现,她是我的绊脚石,我不会让她妨碍到我。”

    这话,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席炎麟一直认为是上官芸儿救了自己,对她说的话深信不疑,从来不曾怀疑过她。

    可也是她的话,令他陷入了囹圄。

    “上官芸儿,你心机真重!”

    “皇上,光是这样您就接受不了吗?那如果我告诉您,两年前我并未生病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设计的,我就是要你亲手伤害霓裳,让霓裳彻底对你死心,你是不是会更加自责?”

    席炎麟莫名的心慌,不敢相信这几年,自己爱上的人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女人……

    席炎麟眼眸猩红得可怕,思绪也飞快的运转着,上官芸儿得以欺骗自己这么久,那么背后肯定有许多人在帮她,而太医院中,一定有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彻查太医院。”席炎麟狠狠的握紧拳头,凡是有帮过上官芸儿的人,他一概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线索就像是顺藤摸瓜一样的查出来,一桩事情接着一桩。

    好几名宫女太监看见上官芸儿落难了,都站出来指控她曾经做过的恶事。

    席炎麟无法接受这几日发生的一切,还没有理清楚思绪,一名太监急匆匆的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小皇子已经逝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五官与席炎麟相似的孩子,彻底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席炎麟不敢看他……

    一看见他,席炎麟就想起了自己为了救他,对霓裳做出的一切,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被拖下去的那一刻,癫狂的笑着,“席炎麟,再告诉你一个事实吧,鲛人肉根本不可以治病,一切都是假的!都是假的!”

    心脏剧烈的疼痛袭来,席炎麟差点站不稳了,眼前一黑,想起了霓裳的第一个孩子,活生生的,被太医提取了心头血。

    席炎麟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席炎麟不敢接受这些事实,这些年,他到底做了多少错事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