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殿门几次打开,又合上,宫女太监们不断的往里面提供热水。

    席炎麟和霓裳一直在殿外静静等候。

    整整两个时辰,席炎麟焦急的来回走动,好几次想进入殿内,都被太医们拦下。

    “混账!混账!”男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殿门再次被推开,太医灰头土面的走来,“皇上,皇后娘娘大出血怕是快要不行了,微臣斗胆问您,保大还是保小?”

    席炎麟慢慢睁大了眼睛,咯哧的咬着牙,“都救!朕要他们母子平安!死一个,朕便诛你们九族。”

    太医为难的皱着眉,“可……可是皇上,皇后娘娘出血太多,连参片都含不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席炎麟拖着地上的鲛人往前走,“那就用她的血!鲛人肉是药,那么鲛人血也肯定有用!朕再说一遍,朕要他们母子平安!”

    霓裳浑身哆嗦,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,“席炎麟,你疯了!你疯了!我的血没有作用,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。”

    可没有人听霓裳的诉说,侍卫们拖着她就往殿内走去,刚靠近,霓裳就看见了躺在床上的上官芸儿,脸色苍白,鲜血染红了床铺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!我不要!凭什么要用我的血去救这个恶毒的女人!”霓裳挣扎着抗拒,记忆再一次上演,她仿佛又回到了席炎麟让她割肉做药引的时候,那种密不透风的绝望笼罩着她,“为什么!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!”

    霓裳被狠狠按在了床边,因为挣扎得太厉害,好几名侍卫被打伤。

    席炎麟像是忍耐不下去了,一步走到她跟前,按住她的胳膊,“太医,立刻,马上给芸儿喂血。”

    锋利的刀剑割破霓裳的手腕,她痴痴的看着男人冷酷无情的脸庞,彻底绝望了,鲜血从手腕流出,太医们奉若珍宝似的用银碗盛放,最后,一点一点灌入了上官芸儿的嘴里。

    心,好痛。

    鲜血的过多流失,霓裳越来越贫血,眼前昏天暗地,虚弱得随时可能倒下,却坚强的强撑着。

    她要记住,记住那张令她绝望的脸庞。

    席炎麟,我恨你。

    “皇上,鲛人血好似真的有用,皇后娘娘开始转醒了,快准备热毛巾,小皇子快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当霓裳昏迷前的最后一刻,她看见了所有人欣喜的脸庞,而对于她,所有人都是漠不关心的冷漠。

    心里好像失去了什么,心空空的,眼神空洞,霓裳失去了全部的光彩。

    就这么安静的睡下去吧。

    梦里没有悲伤。

    “生出来了,生出来了,是个小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皇上,贺喜皇上,喜得贵子。”

    “为……为什么小皇子没有哭?!”一名太医愣在原地,下一秒夺过孩子,猛拍孩子后背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,婴儿哭了一声,却声音低微。

    席炎麟放下紧握上官芸儿的手,眼神冷冽,“到底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“禀告皇上,小皇子……小皇子奄奄一息,怕是快没气了。”太医趴在刚出生的婴儿胸膛上,那里只有微弱的呼吸,他已经尽力营救了,可挽救回来的生存希望却微乎其微,小皇子随时可能断气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刚刚转醒就听到太医的禀告,痛哭出声,“皇上,我们的孩子……我们的孩子是不是要离开我们了?不要,不要,那是我怀胎十月的孩子,他不会那么死掉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席炎麟皱着眉,一边质问太医,一边安慰着女人,“芸儿放心,朕一定会救他,你不要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霓裳讽刺的笑出声,“费尽心思又如何!老天爷是有眼的,上官芸儿,你怀了一个死胎。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哭哭啼啼,“皇上,霓裳她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一声暴呵。

    “霓裳,你给朕闭嘴!”

    “活该,是你们活该。”霓裳从未觉得像今天这么痛快过,苍天是有眼的。

    “给朕把她拖下去,关进水牢。”席炎麟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太医们围着呼吸轻微的婴儿团团转,耗尽心思想要把孩子的性命挽救回来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