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七天后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把昏迷中的霓裳疼醒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里,皇宫内人心惶惶,所有文武大臣都知晓了皇后娘娘刚诞下的小皇子随时可能断气,没有人敢去触皇上的霉头。

    国库里存放的鲛人肉和鱼鳞,每天都会作为药引放进上官芸儿和小皇子的汤药中,可没有丝毫的起效。

    “废物!太医院那帮老东西全是废物!”桌案上,一堆奏折被掀翻在地,席炎麟气急败坏的坐在龙椅上。

    小札子唯唯诺诺的走进来,“皇上,刘丞相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!”席炎麟愤怒的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札子犹豫半响儿,说道:“刘丞相是前来休假的,他家儿子刚去世,想皇上恩准他休息几天为儿子办丧事。”

    男人赤红着眼抬头,吩咐小札子重复了一遍,“朕不是已经赐给刘丞相鲛人肉了吗?他家儿子怎么可能会死?让他进来,朕有话问他。”

    刘丞相刚刚丧子,整个人老了十岁,“恳求皇上批准微臣休息几日,微臣就雁儿一个儿子,他刚去了,微臣想亲自为他打理后事。”

    席炎麟到底是个帝王,端正微坐,气势和刚才的颓然完全不同,“刘丞相,你莫非没有用鲛人肉入药?鲛人肉可治百病。”

    刘丞相擦了擦眼泪,“微臣已经用过了,因为鲛人肉实在稀少,微臣还特意请了郎中,郎中说这东西实乃难得,又不清楚其药效,害怕其他药材抵消了其作用,便吩咐微臣,每天只喂鲛人肉,可不知为何,我家儿子丝毫未见好转,当再次请郎中时,郎中便说,无力回天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芸儿昏迷时,全靠鲛人肉才治好的。”席炎麟仍是不相信,暗暗想道,或许是刘丞相的儿子病情太重,所以鲛人肉的效果才无法挽回,当初若不是小鲛人的心头血,芸儿也不可能那么快苏醒,“刘丞相,你节哀,这几天你便不用来上早朝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恩准。”刘丞相抹掉眼泪,跪安之后退下了。

    席炎麟陷入思绪不可自拔,之后几天,他吩咐小札子去打听了其他众位曾经讨要过鲛人肉的大臣,然后就去了朝凤殿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整天以泪洗面,席炎麟刚进殿,就听见了心上人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小皇儿,乖,母妃哄你睡觉,你是不是很不舒服?你父皇说过会救你的,你一定要等着你的父皇。”

    摇篮边,上官芸儿默默的在流泪。

    席炎麟把女人揽进怀里,“芸儿,你不要再伤心了,我们以后多的是孩子,我们的日子还很长。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抬起泪眼看他,声音微微发颤,“皇上,不会再有孩子了,太医说过了,我的身体因为难产,再也不能生育了,如果小皇子活不下来,我以后都不能再生子了。”

    心被猛地一扎,席炎麟胳膊微颤,女人的话还在继续着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不怪霓裳,霓裳恨我是应该的,她的孩子曾经也是因我而死,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啊,我宁愿自己死掉,也不想用小皇儿的命去抵,皇上,我好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朕一定会找办法救他。”席炎麟紧紧抿着嘴唇说话,像是誓言般。

    “皇上,有您在身边,芸儿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席炎麟眼底闪过一丝狠光,无论如何,他都会救他儿子,伸手擦掉女人眼角的泪水,他不忍心芸儿为此流泪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