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一种又一种的酷刑,轮番用在霓裳的身上,霓裳浑身被冷汗沾湿,犹如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思绪渐渐昏沉,她想起了第一次遇见席炎麟的场景。

    起初,霓裳并不打算救他……

    因为鲛人族长老曾经说过,不准插手人类生死,更加不能让人类发现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深陷海底的男人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,抱住了她……

    炙热的吻,来得那么迅速,那么快,令霓裳完全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即使明白男人只是在掠夺她口中的空气,而霓裳,却这么沦陷了……

    紧闭的双眼,猛的睁开,霓裳看着坐在木椅上的男人,“席炎麟,我恨你,我恨你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闪电划破黑暗,淅淅沥沥的大雨磅礴而下,整个夜空雪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席炎麟刚从刑部出来,就去了朝凤殿,上官芸儿正在询问一名宫女。

    “今天续命的汤药熬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禀皇后娘娘,已经熬好了,太医已经送进了殿内。”

    上官芸儿刚一转头,就看见席炎麟从雨中走来,“皇上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席炎麟嗯了一声,拂去女人秀发上的水珠,“芸儿,你先进去,别受凉了,小皇子怎么样了?有没有好一点?”

    两个人刚走进殿内,就听见了太医手忙脚乱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缕缕汤药顺着婴儿的嘴角泄出,几名太医愁眉苦脸的围着虚弱的婴儿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又哭得梨花带雨,“皇上,我们的孩子……我好担心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芸儿不要怕,朕会救他的,快了……快了。”席炎麟看着天际飘下来的潺潺细雨,心中一狠,握紧了藏在袖中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皇上,小皇子还没取名呢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生下来便多灾多难,朕便为他赐名永安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午夜子时,席炎麟起夜,一缕悲伤的哭声从隔壁传来,他穿上一件亵衣,便过去查看。

    暗暗的烛光中,上官芸儿跪在神佛面前,小声嘀咕的祈祷,“求求各位菩萨救回我的皇儿,我愿为此吃斋念佛一辈子,求求您们了……救救他吧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哭得梨花带雨,一张漂亮的脸颊满是憔悴。

    席炎麟的心瞬间崩塌,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过去,“芸儿,朕一定会永安的,你放心,朕一定会的!”

    许下誓言般,席炎麟紧紧搂住怀里的女人。

    上官芸儿放声大哭,倚靠在男人怀里,“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席炎麟轻轻在女人脸颊上落下一吻,心中说道,这就是朕的芸儿,那么善良,那么脆弱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舍得她面临丧子之痛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日,刑部就加大了对霓裳的逼问力度,每日几种刑法轮番伺候。

    一道道惨叫声震耳发聩,每次靠近刑部的宫女太监,在听见了那道惨叫后,都觉得头皮阵阵发麻。

    一桶冷水临头灌下。

    冷冰刺骨的水珠溅湿霓裳的睫毛,浑身凝聚着灰败的气氛,短短几天,霓裳就消瘦到了磕手的地步。

    她实在太累了,眼皮沉重得像是睁不开。

    “霓裳,五日已过,朕再问你一遍,关于鲛人肉的正确使用办法,你到底说还是不说?”冷酷的声音伴随着室外雷声轰隆响起,整个大地都在颤抖,闪电撕破夜空,如盘龙悬踞在雨幕里穿梭。

    昏暗的房间里,烛光一闪一闪,霓裳努力着睁开沉重的眼睛,“席炎麟,你即便逼死我,我也不救上官芸儿的孩子!我恨她!我恨不得她下地狱!”

    凭什么要她救那么一个蛇蝎恶毒的女人的孩子?若不是她,她便不用尝试剜肉之痛,她的孩子也不会死,他们的族人也不用上岸搜寻她,而面临陷阱。

    “大胆!事到如今,你还敢诅咒芸儿,来人,把它们给朕拖上来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话音落下,刑部门口,上百名鲛人被侍卫拖拽进来。

    只一瞬,霓裳眼眶欲裂。

    “不要!不要!席炎麟,你想做什么!”歇斯底里的吼叫,霓裳的心就像是浮游一样,摇动、颤抖、害怕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