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霓裳再也忍受不住折磨,痛哭起来,“席炎麟,你放过他们,不要伤害他们,求你了……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只要朕想知道的答案,霓裳,你知道朕要的是什么。”席炎麟冷冷的开口,有宫女太监上前奉茶,席炎麟冷冷的注视着血腥的一幕,抿了一口茶,坚定着自己的决心,无论如何,她都会救回小皇子的性命。

    心要痛上多少遍,才不会继续痛。

    霓裳觉得无法呼吸了,贫瘠的空气扼住着她的喉咙,一个个接连倒下的鲛人,躺在她的耳边。

    心是那样的痛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说吗?继续杀。”席炎麟喝完了茶,刑部里的鲛人也杀了大半,可是没有一个鲛人求饶开口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知道他们种族的低贱,席炎麟也会觉得他们十分的有骨气,可为了芸儿,为了芸儿的孩子,他摈弃了自己这种可笑的想法。

    席炎麟下了通令,全国搜寻鲛人族的下落,凡是给予消息的百姓,赏金五两,带他们找到鲛人的百姓,给予千两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全国百姓疯狂的开始寻找鲛人族的下落。

    而鲛人族悲惨的命运,这也只是个开端。

    当刑牢里最后一个鲛人被斩杀,霓裳的心脏已经疼到麻木了。

    “席炎麟,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便是当年救了你!”霓裳佝偻的趴在地上,紧紧的闭着眼,不敢看血流成河的一幕,曾经,他们都是关爱自己呵护自己的子民,而现在,都是因为她,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人世。

    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,她再也不会救席炎麟了。

    她从未想过,救了一个人类,会给他们鲛人族带来如此巨大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救朕?事到如今,你还在空口说谎,当年救朕的是上官芸儿,若不是芸儿舍身跳入大海,把朕救上来,哪还有如今的朕活在世上!是不是为了救你的同族,你便可以大言不惭的胡乱编造谎言了。”

    霓裳自嘲的笑着,是啊,她还期盼这个男人会相信她的话吗?

    “席炎麟,你这一生,真是白长了一双眼睛!这世界上,就属你最瞎!我还期盼着什么?席炎麟,我诅咒你,我诅咒你……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乌云密布,狂风袭来,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,掩去了满眼猩红,沉沉的黑云仿佛要坠下来,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。

    当席炎麟从刑部走出去的时候,天已经黑成了浓墨。

    潺潺细雨连绵下了几日,皇都之内空气愈发潮湿,席炎麟去了朝凤殿,刚安慰完上官芸儿入睡,便走到了摇篮边上。

    几名太医十二个时辰轮流值班,留意着小皇子的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太医们微微躬身作辑,“叩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吧。”席炎麟冷冷说道,手指触碰到摇篮里的小皇子,炙热的体温烫得他缩了手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个孩子,他也期盼他能健健康康,可天不遂人愿。

    “这位太医,朕好像曾经见过你。”席炎麟眼角余光扫过地上跪着的人,漫不经心的说道,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逼问霓裳,从她嘴里撬出鲛人肉的秘密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太医的微微抬头,四五十岁的年纪,白发微鬓,长得一张慈眉善目的脸。

    “皇上真是好记忆,三年前微臣曾在悠禹城开过医馆,微臣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,您因溺水而奄奄一息,可皇上您求生意志超出常人,当您转醒的时候,微臣也惊呆了。”

    记忆一幕幕回笼,悠禹城乃是距离海岸最近的一座城池,也是席炎麟睁开眼睛,看见芸儿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。”席炎麟陷入了记忆中,扶起地上的老人,“当年的救命之恩还没来得及相报,太医你告诉朕,你想要良田千亩,还是金银满玉?朕都会极力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冯蕴离奔波了半辈子,早已看透身外之物,急忙的摇摇头,“微臣什么都不求,救命之恩更不敢当,当年若不是有人将皇上救上岸,微臣也无力挽回皇上的性命,皇上要谢救命之恩,自然也轮不上微臣。”

    席炎麟自然知晓冯蕴离说的是谁,嘴角浮现出浅笑,“太医说的极是,朕为了当年的救命之恩,早已许下承诺,定会给予芸儿无上宠爱,只要朕在位一天,皇后便必定恩宠不衰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