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席炎麟再也没有去朝凤殿,像是害怕心中某个完美的幻想破灭,他不敢去戳破那层纸窗户。

    静静的躺在床上,席炎麟一闭上眼,想的便是第一次遇见上官芸儿的场景,转眼,又看见霓裳哭红着眼,指控着他,“席炎麟,是我救了你,可你负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胸口一堵,席炎麟只觉得气短胸闷,喘不过气了。

    为了遏制住自己的思想,席炎麟没日没夜的批改奏折,好似可以冲淡内心的烦躁,给予自己片刻的宁静。

    可一旦稍微有个空闲,霓裳遍体鳞伤的画面就闪现进脑海中,堵得席炎麟头晕眼花,心口闷疼。

    他害怕当年真的认错了救命恩人……

    也害怕,自己爱上的只是一个完美的幻象!

    “怎么样?前去悠禹城查看的暗卫回来了吗?”席炎麟皱了皱发疼的太阳穴,询问着小札子。

    小札子恭敬的摇了摇头,“禀皇上,悠禹城地处偏远又靠近海岸,一来一回至少需要八九天,侍卫才派出去两天,皇上请耐心等候。”

    席炎麟摆了摆手,“罢了,罢了,传膳吧。”

    小札子刚想吩咐下去,一个小宫女的身影从殿门外钻进来,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“叩见皇上,皇后娘娘指派奴婢过来,说是朝凤殿内做了皇上最爱吃的牛肉羹,想问一问皇上,要不要过去。”

    席炎麟犹豫了半响儿,拒绝的说道:“回去告诉皇后,朕还有一堆奏折要看,让她自己先行吃饭,不用等朕了。”

    低头看了一眼桌案,上面的奏折早已批完,可席炎麟却潜意识的拒绝过去。

    小宫女应了一声,慢慢的退出御书房内。

    “奴婢告退。”

    席炎麟眼底浮现出痛苦之意,头愈发疼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小宫女刚回到朝凤殿,便被狠狠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,叫你办点小事,都办不好,本宫养你何用!”心里气呼呼的,上官芸儿端起凉茶泻火,皇上已经两日未曾来朝凤殿了,以前类似的事情从未发生过!

    以前皇上总是害怕冷落了她,即便是再忙,每日都会来见她一面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阴暗潮湿的刑牢里。

    每一寸肌肤都是疼的,霓裳觉得,她快要坚持不下去了,为什么心脏的位置是那么的疼。

    席炎麟刚走进刑牢,就看见趴在地上的鲛人,奄奄一息,呼吸乱了,心头一慌。

    “马上吩咐太医过来,让太医给她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席炎麟,你又想做什么,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!”霓裳颤抖着双唇,浑身伤痕没有得到妥善处理,使得她高烧不退,额头温度烫得吓人。

    席炎麟不敢去看那双指控他的眼眸,微微转开视线,“医治她,在朕没有下令之前,她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说完最后一句,席炎麟便走了,也没有说不再继续逼问的话,在答案没有出来之前,他不会放弃之前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席炎麟,我恨你,我恨你!”

    诛心的话袅绕在耳边,席炎麟跟逃走一般,不知不觉走到了朝凤殿,他想看看永安的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还没踏进殿门,就听闻一道恶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哭,哭,哭,整天就知道哭,用棉布堵住小皇子的嘴,真是闹死了。”

    席炎麟心头一震,下一秒,小孩子的啼哭截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奴婢已经堵上小皇子的嘴巴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的,若不是要博得皇上的同情,本宫何须忍耐这个即将要死的孩子!真巴不得他快点死,那么本宫就可以把皇上的所有仇恨,都转移到霓裳身上了。”上官芸儿烦躁的坐在贵妃椅上,眉眼间全是愤怒。

    从最开始,她便没有抱希望鲛人肉能治好小皇子,所以便将计就计,逼得皇上更加厌恶霓裳,她就不信,霓裳还能熬过这一劫。皇上,定会为了他们的亲生儿子,把霓裳逼上绝路。

    席炎麟身体一晃,耳朵轰鸣,已经听不清楚那女人在说什么话了。

    他满脑子都是上官芸儿那句,本宫巴不得这个孩子快点死!

    一回到御书房,席炎麟的雷霆之怒便彻底爆发。

    “彻查皇后娘娘,朕要关于皇后娘娘的所有信息!”猩红的眼眸里闪耀着噬人的凶光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席炎麟要重新去认识所熟悉的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害怕自己错了!而且错得离谱!

    “吩咐前去悠禹城的暗卫,快马加鞭,日不停息的赶回来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